写于 2017-09-12 20:09:07|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| 访谈

主页 | 评论 | 刘青特约评论 李嘉诚遭遇的启示(刘青) 2014-01-09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: 胡锦涛与李嘉诚在深圳会面

(深圳电视台屏幕截图) Photo: RFA 李嘉诚无疑是香港目前最受关注的亿万富翁,这是因为李嘉诚近期的一系列举措都成为国内外话题,一个是李嘉诚从大陆香港大量撤资转移欧美市场,一个是突然接受南方报业集团的专访,所谈内容也极富震撼力甚至说出了不怕死等话

李嘉诚财团在大陆许多一线城市都拥有高端房地产,这些动辄数十亿元的房产几乎已经全部出手,不时有上海广东和南京等地的房产出售消息,李嘉诚财团甚至曾经准备出售在香港的百佳超市产业

据媒体介绍李嘉诚财团仅仅2010年在国际上购置的资产即达1868亿港元,而近两年其资产向海外转移的数量和规模有增无减,这让人们不得不怀疑李嘉诚其实是要逃离大陆乃至香港

李嘉诚之所以接受大陆南方报业集团的专访,不难看出乃是中共当局与李嘉诚面对撤资说的共同需要

大陆经济尤其是房地产泡沫已经危若累卵,大量外资因为大陆经济困境环境污染和缺乏法制保障,早已寻找新的投资有利市场并陆续撤出大陆,像李嘉诚这样备受关注的财团动向当然更有榜样作用

所以中共当然极度希望李嘉诚对外宣传不撤资,从北京高层联系布置南方报业采访并高调报道可见一斑

不过李嘉诚大喊说他从大陆香港撤资是大笑话,在能够获取全面信息的香港和海外几乎没有效果

每年数千亿资产转移欧美还信誓旦旦说不撤资,并以注册公司不会离开香港为不撤资增强说服力,但一个资金基本抽移的空瘪公司还说不撤资真是笑话

人们其实对李嘉诚采访的关注点完全不同,而是他语焉不详的有关法治人治和选择执法等,以及这些话究竟是什么背景和所指为何

从李嘉诚谈话的表面看他的指向是香港梁振英政府,但是他特别强调香港反而令人更猜疑另有含义,因为李嘉诚真正已经大量撤资的是大陆,比香港法治有所退化远为恶劣的是大陆的官府黑社会化

而李嘉诚在大陆投资的艰难和无奈也有迹可寻,例如中共曾经在喉舌媒体上大肆攻击李嘉诚的烂尾楼等,李嘉诚的公司遭遇香港工会的长期抗议纠缠等,也与背后大陆操控力量有不难推测的蛛丝马迹联系

应该说李嘉诚从大陆香港如今这样大规模撤资,不仅有大陆经济走向不可避免衰退的思量,更有他在资产操作中遭遇的无奈和愤慨

这样才能够解释李嘉诚为什么要谈不怕死,以及突然提到绑架他儿子的绑匪张子强

在一个表达经济动向的纯经济问题上大谈怕不怕死,还突兀但显然另有深意的谈多年前绑架儿子的案件,这里边要传递的信息显然是向威胁者表达态度和立场

香港官员连梁振英也算在内,没有可能威胁到李嘉诚的生死,也难以像绑匪一样对李嘉诚大肆勒赎,因为香港的法治和官员表现虽然每况愈下,但官府能够形同黑社会杀人勒赎,显然还不是近期可以达成的模式,更难以使李嘉诚感到身处如此危境,因而如鲠在喉必欲一吐为快

毫无疑问真正能够威胁并伤害实力雄厚李嘉诚的力量,香港本地尚未形成只有大陆中央级别的实力派大佬才能办到

这从李嘉诚在大陆全面迅速逃跑似的撤资,在香港则有所犹豫和保留的不同做法,也能够一目了然看清李嘉诚的担忧和惧怕是大陆

然而李嘉诚与大陆中共也曾有过蜜月期并非始终如此,甚至可以说李嘉诚没有从中共少得好处和弄权解危

例如北京上海等大都市最中心地段的黄金地段,李嘉诚无一不是得心应手的一把撅走

这些黄金地段不是有钱就能够轻易获得的,更不要说用仨瓜俩枣的收破烂价钱拿到手,从中不难推测李嘉诚与中共实权派高官关系匪浅,李嘉诚据说就曾经表示自己与前中共大佬江泽民关系友好

另外绑匪张子强从李嘉诚手中勒索十多亿港元后,其同伙再次企图勒索终于令李嘉诚痛下杀手,联络中共将张子强一伙诱迫至大陆逮捕处死

香港没有死刑,张子强在香港犯案但李嘉诚不敢在香港处置他,以免张子强一伙很快刑满出狱后患无穷,所以要求张子强没有犯案的大陆出手将其搞死

中共能为李嘉诚搞定这样的生死威胁,彼此间有何心照不宣的利害关系昭然若揭

李嘉诚在资金进入大陆前身家只有二、三十亿美元,现在已是三百多亿美元的亚洲首富,如此快速成十倍的积累财富,怕是李嘉诚与中共有个蜜月期不无关系

李嘉诚从与中共你好我好赚钱欢笑,到颇受打击尽速撤逃的经历有何启迪意义

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中共的窝里认真办公司赚钱,不论是谁都只是一厢情愿的黄粱美梦

能够达到李嘉诚这样的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,在世界上也就是扳着手指头数得出来的人,但是仍然难逃种种勒索打压及为党张目的胁迫,如果想要保持自己的独立和尊严难免不撤逃

其实不论是大陆自身发展起来的富豪,是港台投资大陆意图做大事业的富豪,还是国际上期望进入大陆巨大市场的财团,几乎全走不出从雄心勃勃到暗然退出的怪圈,如梅铎的新闻集团、为中共提供网络私人资讯的雅虎和坚持不做恶的谷歌

这里最浅显的一个道理就是在中共到其官员根深蒂固的意识里,有钱有实力至少是可以分一杯羹的肥羊,想在大陆赚钱就必须为我所用和效力

或许目前还有些在大陆的国际公司,以及这些年发展起来的大陆私企,与中共尚能私下交易并获得好处,遭遇的打压和勒索等也在有钱赚的容忍线内

但是不要忘了前面这些人的遭遇,是在中共没有什么大麻烦的常态环境下发生的,一旦大陆房市泡沫破裂经济崩塌,再搞什么二次土改和社会主义改造,将是合乎中共及其官员思维逻辑的顺畅选择

(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) 评论 (0)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